当我们的身体接受刺激时,将以相应的感觉途径处理它:声音靠听觉、光线靠视觉、气味靠嗅觉,身体接触靠皮肤感觉,品尝嘴里的各种味道靠味觉。当一种刺激导致几种感觉途径同时反应时,通感便出现了。所有的通感都是与众不同的,通感者在一生中都保持着相同的感觉融合。常见的就是看到的字母和数字是有颜色的。它们的色彩、亮度、饱和度、强度都有所不同,有的时候纹理、粗糙度和光滑度也不同。声音也能在颜色中被感觉到并限制在某一空间内:这种颜色通感看起来像一只鸟在天上飞翔。

通感者非凡的感知是很自然健康的,以至于甚至可以说非通感者(95%的人类)的感知缺乏跨皮质间神经元链接,并且无法再次获得这一链接——这个说法已被很多针对非通感者症人群的研究所确认。感觉被分离开来,这是由于自然的忘却所造成的:“联觉感知正常的,但如果我们并没有注意它,这是因为科学知识取代了经验,我们已经忘记了通过脱离我们的身体器官,同时去看、去听、去闻,认为世界就应是医生告诉我们应该看到、听到、闻到的那样”(莫里斯·梅洛-庞蒂)

其他感觉共有五种,即疼痛(内脏通过疼痛报警),热感(对热的感觉),时间、空间运动观念,情感、心理,以及文化观念(语言、数字、月份等等)。已有60-100种不同形式的通感症已被确定。有些只有两种感觉相连(双模式),其他的有几种相连,有些只通过一种感觉起效(字母是带颜色的,颜色却不是字母形态的),其他人仍然在两方面联系几种感觉——多模式通感症。最终,那些以抽象能力结合认知感官的人,被称为是天才能力的奇迹,就如同会做非常复杂的计算或具有非凡的记忆。丹尼尔·谭米特能够背诵圆周率π的22514位只是因为它们很漂亮,它的数字组合是一首充满“生命力和情感”的诗。当然,在希腊语中通感“synaesthesia”一词结合了“syn”(同步)和“aesthesis”(审美),表示感知和审美同步。

艺术往往是表现这份联合感觉天赋的领域。它使用所有的感觉来体现真实的感知,这是艺术家特有的能力,并通过各个形式使其变得通俗易懂。“艺术的目的是什么?如果现实能直接冲击我们的感觉和良知,如果我们能够立即进入与事物和与自己的交流,我相信艺术将会变得无用,或者说,我们都是艺术家了,我们的灵魂将在自然地共鸣中持续颤抖” (Henri Bergson, Le Rire)。作家弗拉基米尔·纳博科夫选择为作品起名“洛丽塔(Lolita)”,是因为它的颜色源于一只美丽的蝴蝶。抽象艺术之父瓦西里·康定斯基描绘过旋律。莫扎特在作曲时表现出一种联觉景象。“即便它有很长一段,但我看了一眼就把它整个留在我的心中了,就像我是在看一幅美丽的画或一个漂亮的人:在我心中我没有把它当成一个连续的乐曲来听,它是随之而来的,可以说我一下子就把它领会了”(Jean Victor Hocquard在1789年的信中引用)